上一主题:我叫长安了
下一主题:轻语诗馨
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断句

分享到:
夜空中最亮的星:自天狼去后,唯余大角。
据说是苍龙一角。

好吧,这便是我的守命星。
记得当初高人蛮兴奋,说我雄踞狮子,大角守命。简直是命理中的王中王。
我初生牛犊,百无禁忌,多了一句嘴,说会不会物极必反啊,高人脸都绿了。

我这乌鸦嘴,一击必杀。
果然混反了。

说到天空,顺便想起七十年前林姐姐的一段话。
“前昨日,航空毕业班的几个学生谈,我几乎要哭起来。天天早上那些热血的人,在我们上空练习速度、驱逐和格斗。底下芸芸众生,吃喝得仍然有些讲究。”

民众,有时真是一个很纠结的概念,
所以也曾暗自宣誓,做一粒安静的离群电子。

回来路上,能闻到空气中那些淡的懒。
懒懒的醒来和生长,果然夏盛。

或者就是这些莫名其妙的懒散,有如纠葛攀缘的尼加拉蓝,于心头,遍插茱萸。
遍插茱萸少一人。

奔波骄阳之下,专心筑我高墙。
记得有前辈说我几回,不要试图看透。若要洞心通明,先得波澜不惊。划不来。
可惜当初的我死犟,如今面壁,已无芦苇荡。

曾爱小提琴,而今见异思迁,换成了爱大提琴。
比如那委婉无尽尾调,止于低徊浑厚前奏。
又比如放她于肩贴脸,莫如握她立于身前。

小洞天里大提琴。
只是从来不知,怎么轻轻把某些声音,融入生命。
想到恼火处,怎么睡得着。

劳资其实晓得原因,并非若干年来都没变过的蠢笨个性,而不过是:
因我心中,太多决定。

来斗把地主。
生为筹码,一劫算一炸。

TOP

每人终该有一个夜晚
譬如每座雪山之上     终该有朵雪莲
生活止于着落
生长关于凝望

每个童话里  
总有一个池塘
每个传说
总有异国他乡

而我假想假行
只为某段城墙
朱雀醒来   日出东方
然后以欢乐之名盗世
扬鞭流年

空谷里是谁在放歌
图名九相
王者高阳
一花开的半夏
足够一舟   忘记了天涯

TOP

在你的微信上借了十首诗,我也借此重读了几遍,还如当年一样的喜欢。

PS:喜欢看你与素洛的一来一往,真性情。
一朝芳草碧连天。

TOP

素洛殿下,我确实,良心不安。
至于浅浅说的,关于唐唐还是老唐。我也很纠结啊。

唐铁 发表于 2017-6-21 22:50



    哈哈,不要纠结。
当我胡说八道。
唐唐,11周年会文在墨版,来玩。
殿下均鉴啊。

随感觉啊,没兴趣就不参加,在这里已经写了那么多。

TOP

返回列表
上一主题:我叫长安了
下一主题:轻语诗馨
fake hublot watches womens ralph lauren polo shirts ralph lauren watches for men ralph lauren mens shirts hublot fa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