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主题:建个小窝好学习
下一主题:【 夜來塵夢。。。】
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行者浪迹

分享到:

行者浪迹

本文来自: 红人居音画设计论坛 作者: 风尘布衣 日期: 2012-5-6 12:43 阅读: 5942打印 收藏
我并不十分喜欢海,海过于浩淼,过于博大,迫使人敬而远之,站在海边,穷尽目力也无法看到彼岸。海往往使我们格外像一粒尘埃,或者叫“粟”的卑微的粮食。
    我喜欢江河。它们的奔腾,激荡,充满了野性的喧嚣和生命的活力。我尤其喜欢的是那些没有樯帆桨橹的河。它们拒绝被桨橹征服,比如在横断山脉中冲撞的桀骜不驯的怒江。
   我知道海的威严。海不动声色,沉默寡言,经历了太久的岁月,海的沉寂更加的可怕。在海的面前,没有谁敢于目空一切,秦始皇东临碣石,以观沧海,海水映出威赫帝王的倒影,亦不过一颗尘沙。在海的面前,我无法不感到怯弱。所以,我有充足的理由不十分喜欢海,尽管我对这无边无际的水域充满敬意和恐惧。  
    我喜欢江河,并不仅仅在于它的汹涌奔腾。河流带给我们更多的东西。仰仗河流亿万年的冲积淤塞,我们才有了平原,可以结起茅庐,扎下文明的初根。
    当我写下这些文字,作为一条河我已经到了人生的中游。就像一条航行中的船,既看不见起锚的港湾,也看不到抛锚的港口。除了奔涌与激流,我无权坐别样的选者。我永远也不会忘记第一次真正涉足河流悲惨而动人的情景。通过一条船感受河流,与站在岸边看孤帆远影,碧空如洗,毕竟是截然不同的两种人生。


注:此为心情话语,不断添加中,不会一一回复朋友们,请见谅!

早晨5点多,接到友华的电话,说今天上午和妻子办理离婚手续。我靠在床头,点燃了一支香烟,默默的听着电话那端的倾诉。
    华是我大学的同学,一个非常有才华的男人,是一个为了尊严,敢和上帝叫板的男人。他能做出决定的事情,那一定不是大脑皮成所考虑的而做出的。末了,我只说了一句,离吧,把孩子的权力和利益考虑周全就行。
    一个上午都在想,现在的婚姻为何如此的脆弱?
    其实婚姻和恋爱真的是两回事。恋爱可因一时的感情澎湃而向前急奔,但结婚却不行。因为结婚是需要两人数十年如一日地一起面对生活。
    况且,婚姻是需要双方去共同分担生命中的痛苦或悲伤的。在恋爱的时候,常常只看到对方较好的一面,但结婚之后就无法如此了。如何把对方的痛苦当成自己的痛苦并加以鼓励,如遇到逆境,则要作为对方的支柱,如此,才能展开两人漫长的人生。相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