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主题:‖ 站在有光的地方‖
下一主题:〓 琴棋诗剑酒下江湖——
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与风同隐几回闲

分享到:

与风同隐几回闲

本文来自: 红人居音画设计论坛 作者: 玲珑 日期: 2012-11-8 08:36 阅读: 2949打印 收藏
本帖最后由 玲珑 于 2012-11-9 09:21 编辑 题记:2012.11.8.
沧海踏歌无梦圆。君之名字不能言。云端飞鸟合眸忘,吟袖轻扬可笑谈。
秋分过,子夜寒。与风同隐几回闲。眉前勾抹空灵幻,开到梅花香自然。

梦里飞花沉醉,梦醒几人知会?风起渐清凉,吹落故园香蕊。秋水,秋水。已是含烟凝翠。

你说,想看我写诗歌的样子,坦白说,诗歌我已经荒了,先拿以前的来冲下数吧。

在最深的红尘里相逢
用微笑遮掩住莫名的忧伤
你是曲子里深情的音符
使我轻易就感知你的存在
相逢,在最深的红尘之中,凝望

我的颜面上挂满世俗灰尘
在滚滚尘世中风干
而你的微笑如和风细雨
我也微笑着安静地想
感觉心在跳动并渴望被记忆探望

如梦的爱情在尘缘中忧伤
相思悠远,我用身体的枯竭交换支点
爱情是否是一支忧伤的曲子
而深藏在心里的那份深深的眷恋,
是否比这首忧伤曲子的弦音更幽怨

在最深的红尘里相逢
甚至不必问起彼此的名字
你是心灵深处飞扬的音符
我把自己藏在最深的红尘里,
看你,在最深的红尘里微笑,迷醉

你的微笑尤如花朵般美丽
在黑色的夜里绽放
而我在微笑后悄悄叹息
面向风沙滚滚的方向
等待残躯在黄土中被渐渐遗忘

如梦的人生如曲子般美丽
红尘滚滚,我用生命浇灌今生最美的回忆
之后与你,溶进这条岁月的长河里
化作满天弥漫的风沙中的一粒
在最广阔的天外,一起飞舞,一起埋葬
梦里飞花沉醉,梦醒几人知会?风起渐清凉,吹落故园香蕊。秋水,秋水。已是含烟凝翠。

TOP

无怨无悔我走我路

一直以来,这歌回荡在我心间,感觉这就是人生的路,走不完的路,苦了,累了,有的还是坚持,不停的走,不停的走……

不知道这路,有没有尽头,但是我知道,路是自己选择的,选择了,就必须承担一切结果,义无反顾的走下去,即使想回头,已经没有了来时路,来时路,已经被风吹无痕迹,被尘沙掩埋,再无归路。

曾经的朋友,曾经的玩伴,就如云烟,慢慢离去,注定今生,我独行!有的人,分手就注定沉封心情,化为心结独舞,风无影,水无痕,什么都抓不住,只剩自己的躯体属于自己而已。

即使如此,每天还是不停的行路,难道这就是生命的意义?不停的追逐,不停的失去,想得到的得不到,不想要的他不请自来,到最后,情归何处?

夜里独醉,醒来继续行路,行路是自己的使命,而暗夜,才是释放自己的时间,可惜暗夜总是太短,真正属于自己的时间,总是太少。什么都不够,就已经天明,依然,迎不完的人来人往,道不完的交往应酬,说不尽的家长里短,扯不尽的爱恨情仇。

风,吹了千年万年,一样的吹;
水,流了前世今生,一样的流;
云,飘了天南地北,一样的飘;
雨,下了春夏秋冬,一样的下。

什么都没改变,你是你,我是我,来时路,归去处!
梦里飞花沉醉,梦醒几人知会?风起渐清凉,吹落故园香蕊。秋水,秋水。已是含烟凝翠。

TOP

你的影子出现在摇拽的梦境里
回望曾经的点点滴滴
禁不住恣意地亲吻着那份记忆
无奈红尘中总有太多的痴心和轻信
遗留太多的茫然和失落

好想披着星辰陪你走天涯
无奈穿越不过彼此的距离
只怨人生似风前絮
欢也零星 悲也零星

也许尘世间的精彩和无奈是我们必然的阅读
惟有让灵感和情感飘落于指间
隔着屏幕 两两相望
只叹人生苦短 好梦难全

两两相望 更难忘
情难却 人未眠
说也枉然 泪也徒然
走也徒然 留也徒然

天涯在何方
不敢回头望
一生情歌唱到亮
有一种爱情 叫做两两相望
梦里飞花沉醉,梦醒几人知会?风起渐清凉,吹落故园香蕊。秋水,秋水。已是含烟凝翠。

TOP

夕阳落下最后一抹色彩
倦鸟早已经归林
清冷的月光幽寒
照见几人缠绵几人怨?

月宫中的嫦娥可曾看见
萧瑟秋风已吹落
残叶对枝的眷恋
冷风中离人泪痕已干

悲一程,苦一程
滴滴珠泪落清腮
满腹痴情何人怜?
故情如何能春回?

既知相思能断肠
何需硬添别离伤
君若伤心我添泪
慧剑斩断情思长

千年的传说可曾冷却?
钢针铁骨既已换尽
曾经的血肉连心
笑一声,何恨?

叹一声,君可懂?
此问多余否?
两心相契,对坐无语
双眸对视,心意互通

秀水青山,云雾飘渺
人生百味,淡然无忧
良师益友,相伴左右
峥嵘岁月,意境悠悠

以万物付万物
出世间于世间
真味是淡
知遇如初
梦里飞花沉醉,梦醒几人知会?风起渐清凉,吹落故园香蕊。秋水,秋水。已是含烟凝翠。

TOP

卜算子.咏梅
宋  陆游
驿外断桥边,寂寞开无主。
已是黄昏独自愁,更著风和雨。
无意苦争春,一任群芳妒。
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

突然,就这样突然的忆起,一位饱读诗书的老人,曾经在这样的夜里,留下几页千古闪动的光芒,悄然而去,寻觅与之共舞的灵魂。
梅花于我而言,不单单只是花朵,不单单只是枝叶,更是一种精神,一种风骨。古往今来,多少文人墨客与之神交,写下无数流传千古的佳文雅句。我追寻着古人的足迹,在慢慢的读她,懂她……
她冰肌玉骨、独步早春、凌寒留香的品性历来深为人们所钟爱。她香味别具神韵、清逸幽雅,被历代文人墨客称为暗香。“着意寻香不肯香,香在无寻处”让人难以捕捉却又时时沁人肺腑、催人欲醉。
她铮铮铁骨、浩然正气,傲雪凌霜,被人们誉为中华民族之魂。她浓而不艳、冷而不淡,那疏影横斜的风韵和清雅宜人的幽香,不亏为:“已是悬崖百丈冰,犹有花枝俏。俏也不争春,只把春来报。”
不敢求自己如梅花般高洁,但希望以梅花为目标,慢慢向她靠拢,心路,就这样走着。在困难时,她给我力量,在失望时,她朝我微笑。她不言语,却一直与我对话,她无踪影,却一直伴我同行。
从秋至冬,由春到夏,四季的风霜雨雪,一起度过,风雨中更显无畏,霜雪中更显娇媚。屹立风霜雨雪,为的是孕育力量,经历磨难无悔,为的是含苞怒放。
根在土里,亲吻着大地,枝在风里,舞动着生命,花在雪里,奉献着清香。无意于春,却收获着春。
梦里飞花沉醉,梦醒几人知会?风起渐清凉,吹落故园香蕊。秋水,秋水。已是含烟凝翠。

TOP

风来了,吹动着的是谁的心。
人走了,能留住的是谁的情。

风吹来吹去,没有人能留住痕迹。
人来人往中,谁是谁生命中的唯一。

红尘中的过客,夜深人静时候,也在寂寞吗?
风一样吹,风也有自己的寂寞吗?

吹过秦皇汉武,大唐雄风;
吹了千年万年,有没有疲惫的时候?

风若有情,一定也是寂寞风。
梦里飞花沉醉,梦醒几人知会?风起渐清凉,吹落故园香蕊。秋水,秋水。已是含烟凝翠。

TOP

上帝用你的一根肋骨创造了我,放我到人间
  
可是我坠入红尘,却忘了自己是怎么来的,忘了你是谁
  
我忘记了你一直在找我,找属于你的那根肋骨,因为少了这根肋骨的你,心口一直隐痛,只有找到你的肋骨,你的心才不会痛,你也才是完整的你
  
你终于找到了我,找到了你的肋骨,可我还是记不得您,我以为,你也是我生命中匆匆而过的过客,没有什么特别的,我坏坏的伤你一次一次,自己却浑然不知
  
你的心思细如密,一步步向我走来,虽然靠近我,会让您憔悴,会让您流泪,虽然您已经伤痕累累,您还是这样执着地走到我心里来, 用您的痴,您的爱唤醒了我

原来,我曾经是你的肋骨
  
就让我靠着你,靠在你的伤口,化入你的身体里,让您不再有心痛
  
我是你的肋骨,我回家了,可是你对我说“我没你想的那样好,当您慢慢了解我后,您会离开我”
  
您说这话时候,我知道你无奈又心痛
  
可是,我是你的肋骨,我会吗?

别人好是别人的事,和我无关,属于我的只有你

只有回到你的身体里,我才是真正的我

我是你的肋骨,你的痛,我的苦,你的憔悴,我会流泪

我已经化入你身体,我不再是我自己,可你还是不信我,总怕我离开

可是,如果我离开你,我能化入谁的身体,能和谁相融而不排斥?

我是你的肋骨,情深泪苦,因为情切,所以情怯

可是,因为情怯,是否就应该离去?

为什么,我回家了,却彼此还有猜忌?

就算你离我而去,就算你选择一生心痛,可我仍然只是你的肋骨,离开你的身体,我就只是一跟肋骨而已

我是你的肋骨,你却要离开你的肋骨,离开你,我也会清冷的活着,可是,你见过一根幸福的肋骨吗?

离开我,你也会心痛的活着,可是,世界上有心痛着的幸福吗?

我是你的肋骨,我已经化入你的身体,我不怀疑你,也不拒绝你,更不离开你

如果您因为不信任我而选择离开,也许你可以忍受这样的痛,你还是你,我一样可以忍受这样的痛,我还是我,一根孤单着的肋骨而已

可是,当初为什么要唤醒我,如果因为这样的理由而离开,同理,是否有一天,你发现我没你想的那样好,你一样会离开我,离开你的肋骨

原来,我不是你的肋骨,什么都不是而已……
梦里飞花沉醉,梦醒几人知会?风起渐清凉,吹落故园香蕊。秋水,秋水。已是含烟凝翠。

TOP

今夜无月 静寂
空气里仿佛有你的气息
但是我知道 幻觉
我仍然是清醒

相隔那么遥远
远得今生无法靠近
想写你 怕你看见
想爱你 怕你负担

于是我只能想我的心事
一切不敢言语
只怕一说话
伤害一定来袭

听说感情没有道理
更没公式
只有相思成泪
眼泪成诗……
梦里飞花沉醉,梦醒几人知会?风起渐清凉,吹落故园香蕊。秋水,秋水。已是含烟凝翠。

TOP

在生活中,也许我们会选择虚伪,但是我们的心承受不了这虚伪。这虚伪的伤让我们自己看不起自己,脆弱的我们,选择了逃避,逃到哪里?哪里是心的归宿?
在这虚拟的网络中,无数虚伪的人放下心灵的伪装,演绎了虚拟的悲欢离合。说他虚拟,但是他实实在在的走进我们的生活,让我们放不下,丢不了。说他真实,可是看不见,摸不着,有谁看见谁的眼泪在飞?
如果说生活中我算得上坚强,那么在这,我只是一个撒娇的孩子,一个无知的孩子,因为我的任性和无知,伤害到了曾经那么不舍得伤害的朋友们,一声对不起又如何挽回得了泪水浇灌的情谊。
此刻,我的眼泪在飞,我的泪水不是为自己而流,躯体对于我而言,只是一副臭皮囊,但是我的泪水,会因为我心里无言的悲伤和暖暖的感动一起流出。
梦里飞花沉醉,梦醒几人知会?风起渐清凉,吹落故园香蕊。秋水,秋水。已是含烟凝翠。

TOP

返回列表
上一主题:‖ 站在有光的地方‖
下一主题:〓 琴棋诗剑酒下江湖——
fake hublot watches womens ralph lauren polo shirts ralph lauren watches for men ralph lauren mens shirts hublot fa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