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主题:沧海 to草儿
下一主题:十三月。(试与慕雪微痕同题)
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散文小说] 《烟云过眼》之广武记

分享到:

《烟云过眼》之广武记

本文来自: 红人居音画设计论坛 作者: 浅意 日期: 2020-6-11 19:18 阅读: 250打印 收藏
《烟云过眼》之广武记:


塞外荒漠,周淮安和邱莫言的长笛悠悠响起,映衬着篝火和刀剑,画风满满的萧瑟与肃杀气氛。
在电影《新龙门客栈》里演绎了一种与江南截然不同的风情,

唐朝诗人李贺曾写一篇《雁门太守行》:

角声满天秋色里,塞上燕脂凝夜紫。
半卷红旗临易水,霜重鼓寒声不起。

大意就是雁门关己入秋了,牛角号声在夜凉里传递着响起,这是将士们宿营号,塞外土地上还留有激战匈奴痕迹,战场血色如同胭脂一样和夜色融在一起,关外秋夜太冷,冻成了紫色,因为寒冷红旗只能打开一半,凝霜很重,覆在鼓上,都敲不响。

敲这些字上来时,手心都生凉意,因为这场景是写实的,和电影里周淮安、邱莫言所处场景一样。有云:分山卷雪雁门关。是讲雁门关在群山怀抱中,北风时不时扬起积雪,一幅冰城模样。

这种环境让个人情绪和感情成为多余的东西,包括周淮安和邱莫言的爱情故事。
当人们站在雁门关石垒起的关墙上,儿女情长消失不见,终生出这样的感慨:

狼烟起, 江山北望。心似黄河水茫茫

于是“雁门关”成了一种文字的一种文格。直至一种美学。
它失去了儿女情长,删去了多余的字、多余的意,在字里行间听到碰撞的刀声,能看见塞上燕脂。
文章自成“雁门关”,读文时如立于雁门关,有冷冽之美。
它失去了儿女情长,失去了多余的字、多余的意,却产生了更多的儿女情长,更多看不到的字,更多的意。
这个就厉害了,于是,人们可以接着写道:

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  这时己经是宋朝诗人了。
从宋朝到大红人墨版,貌似大灰狼接近此风骨传承 :

夏至已远
久病初愈的红,拂袖起身
把厚重的情色奉于黎明
把经年暗疾,丢还黑土

我的江山,不容置喙
再美的易颜术也换不了心
时光面前,一切都能够被还原
我只须执守信念以己为兵,
静静地,护你安好。

  —————大灰狼《期年》

你看,狼烟起,江山北望,剑气如霜。。。
另有柔情满怀,肃杀里硬是生出一片胭脂红。
后来谁家喜宴重逢 ,佳人在侧, 烛影摇红。

《烟云过眼》系列: 广武记、香如记、龙渊记、宋锦记。

四大门派齐聚华山,共展汉字芳华。
暑期上映,敬请期待。

后来谁家喜宴重逢 ,佳人在侧, 烛影摇红。

TOP

走过路过不要错过, 不好看不要钱!
哟喝中。。。
后来谁家喜宴重逢 ,佳人在侧, 烛影摇红。

TOP

《烟云过眼》系列: 广武记、香如记、龙渊记、宋锦记。

四大门派齐聚华山,共展汉字芳华。
暑期上映,敬 ...
浅意 发表于 2020-6-11 19:37



    洗胃啊?一张嘴一连串肥皂泡

行走于消逝中——

TOP

城墙上一枝柔弱野花,便是不经意间雁门关露出的风情。
问好浅版
那个《烟云过眼》之宋锦记,可否交给安红?
只是试问,不行就算了。
空舟彼岸,一夜舍梦,云上尽是难懂的十四行。

TOP

城墙上一枝柔弱野花,便是不经意间雁门关露出的风情。
问好浅版
那个《烟云过眼》之宋锦记,可否交给安红 ...
安红 发表于 2020-6-11 23:25



    只管按自己意愿行事就好 保长忙于喝蓝月亮洗衣液饮料而根本无暇顾及

行走于消逝中——

TOP


行走于消逝中——

TOP

回复 6# 一桶浆糊


    举起猫猫,我知道你恐高,如果不叫我保长,就可以放下来。。。
后来谁家喜宴重逢 ,佳人在侧, 烛影摇红。

TOP

回复 8# 浅意


    放下猫!
空舟彼岸,一夜舍梦,云上尽是难懂的十四行。

TOP

真文学,读过就是学习。

TOP

返回列表
上一主题:沧海 to草儿
下一主题:十三月。(试与慕雪微痕同题)
fake hublot watches womens ralph lauren polo shirts ralph lauren watches for men ralph lauren mens shirts hublot fake